久久亚洲国产中文字幕

<progress id="M50D0"><cite id="zaOn2"><ruby id="y3T73"></ruby></cite></progress>
久久亚洲国产中文字幕
<a></a><menuitem id="A6C26"><dl id="iQ1K0"></dl></menuitem>
<a>&#22312;&#32447;&#65;&#8548;&#20122;&#27954;&#20013;&#25991;&#23383;&#24149;</a><var id="9Nx5h"><video id="9PgA8"></video></var>
<cite id="Cj11k"></cite>
<cite id="2KgZ0"><a></a><strike id="1VNyI"><a></a><menuitem id="er2Lc"><a></a></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AV片不卡无码<var id="aR8A9"></var>
<cite id="dhyw1"><video id="D09YC"></video></cite><var id="Xczdk"></var>
<a></a><var id="52C96"><video id="l1uld"></video></var><cite id="xz65h"></cite><var id="x8m4S"><video id="66V2M"><thead id="830H0"></thead></video></var>
<var id="J63Kh"><video id="PMp3J"></video></var>
<a></a>
<cite id="4AT7O"><a></a></cite>
<var id="Jqjz0"><strike id="b5MJq"></strike></var><var id="r7E1h"><video id="rp525"></video></var>
<a></a>
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小美人归来(上)

小美人归来(上) - 小美人归来(上)

                                      小美人归来

2005年8月的一个下午,我一边兴奋地回忆着那过去的美好时光。一边收拾着家,擦了地,消毒卫生间,洗漱用具都是新买的,整理她的小床时心就慌得不得了,好像那小美女就在我身下。。。

该做的都做了。打开电视也无心思看。下面不知道什幺时候又鼓起来。一个下午,它不知道硬起多少回了,心思只要转到她那儿,那不要脸的东东就不受控制地硬起来。真是个坏东西!想钻小姑娘洞洞也用不这幺着急啊

没想到四十岁了,遇到这等好事,怎能不叫人心驰?!

小美人,一年没见了,你到底长的什幺样了?

还是那场破球,踢了半天也不进一个!

突然,电话铃响了。

我的心立刻狂跳起来了!

「下来吧,搬东西。」老婆在电话里说。

天哪!不是梦吧?!!

我的小美人真的来了!!!

不会是骗我吧?!

迅速跑向后阳台,探出头一看,望见白色的汽车边上立着一个女孩儿。

是真的!我的小美人回来了!

心跳如飞啊!

还是忘了一件事儿,为自己贮备一杯冰水。

我迅速地穿上鞋子,对着鞋柜的镜子看了看自己,又低头看看,那东东这时反倒听话了,真怕它在这关键时候把裤子撑起来,那多难为情啊。

下楼梯时,我儘量放慢速度,酝酿了一下表情,最好能有个东西临时固定一下腮帮子,因为嘴角老是收不回来,别让老婆看出来。

在门口,定了片刻儿。

开了楼门,出去。

「叔叔好。」看见我,小美人脚后根儿颠了两下,那甜美的声音就飘过来。

「来了?雯雯?」我的目光不敢在她身上都多停留一秒钟,否则,我的心就会蹦出来。

「来,提着。」老婆已经打开后备箱,一样一样地往外取。我就一样一样地接着。

「叔叔,我来提。」雯雯伸过来的小手碰到我的手背时,一股电流立刻传遍全身,这种感觉似乎多少年没有了。

「叫你叔叔提吧,他有力气。」老婆说。

我像木头一样竖在那里,看着老婆往外拿东西。

真想好好看看她,可是那心慌得让大脑不知道如何指挥自己的眼睛。

「我拿这个。」雯雯提起一个礼盒。

「喏——雯雯爸给你的?」老婆递给我一个西服袋。

「什幺?「我问。

「还能是什幺?你最喜欢的。」

我撑开口一看,是两条烟。

「回去替我谢谢你爸爸,啊。」我对雯雯说,这是我看她的第二眼。我感觉到她变化不小。

「嘻嘻。。。」雯雯调皮地笑着。看上去比去年来时知道害羞了似的。

上楼时,我言不由衷地问;「雯雯?怎幺不叫你爸爸妈妈一起了来?」

「本来打算好一起来来,」老婆接过去说,「结果厂里有事,来不了了。」

「雯雯长高了!」我一直盯着她那半圆不圆的屁股,一年比一年性感了。

「长了一点儿,嘻嘻。。。」

三搂,感觉没几步就到门口了,老婆在开门,这时,我们三个距离很近,我比较着,她比老婆略高一点了。我立在她后面,少女特有的芬芳激励着我的心跳,令我呼吸困难。。。

「好像不只一点儿。」我说

她们俩先一步进了家门,我在后面偷偷地做了个深呼吸。

「哇塞——地板好亮啊!」雯雯高兴的叫起来。

我听着,心里像灌了蜜,这小姑娘,总是在我需要听表扬的时候,毫不吝啬地表扬我。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

她四下打量一番:

「叔叔真能干!」天哪!又来一句!

小坏蛋!你想让我晕倒啊?

「歇歇吧。」我看了一下墙上的钟,时间还早,对老婆说,「晚饭不着急,都是现成的,我做。」

「那太好了!」老婆说着,她那有些臃肿的身体就埋进沙发里。

雯雯还是那样活泼好动,看看这儿,动动那个,一会儿问这花怎幺黄了一个叶子,一会儿又说那颗巴西木长高了许多。

我不好意思盯着她看,趁她晃来晃去的时候,我观察过她,差不多有一米六二三的样子,穿一条粉红的短裤,修长的双腿看上去还不太圆润,却恰恰能诱导着你目光停留隆起的三角区域,白色带几朵小花的上衣不长不短,恰好能和裤腰衔接起来,擡擡手,伸伸腰就能露出小肚脐。我觉得这样恰如其分,再露大了不适合她这个年龄。

脚趾甲上有几个小花,不知是描上去的还是贴上去的,这个我不懂,不过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过分。这是唯一的粉饰,除此之外再没有半点雕琢和修饰,一切都是天然的,但依然那幺楚楚动人!

一会儿她跪在沙发上,趴在沙发后背上看东阳台上的花,翘起的小屁屁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儿了。最突出的变化是她两个小奶儿已经鼓起来,像两个小馒头,比去年性感多了。小时候在农村那时,女孩儿都束胸,谁家的女孩儿奶子大,就说明叫男人摸过了,不知是真是假。如果真有那样的效果,我想,雯雯应该感谢我。

5:35了,我说去做饭。

「吃了饭去下海吧?」我从沙发上起来,随便对雯雯说了一句。

「不想去。」她说。

我听了略有点失望,然后我开开冰箱,拿出肉:「雯雯,吃冰棍儿吧。」

「不想吃。」她又来一句。

来到厨房,忽然觉得被她那两话弄得不知道该先做什幺,心头多少有点凉意,难道这孩子真变了?

这样寻思着,就开始做菜,这时,雯雯进来,问:「叔叔,我能帮着做点什幺?」

心情立刻又好起来。

「你呀,帮着吃吧。」

「嘻嘻。。。」她笑着,刚才在楼下她也这样笑,让我忽然觉得她笑起来像一个人,一时竟忘了那人叫什幺,好像就是那个和王志文演过电视剧的。

「我最喜欢吃这种蛤。」雯雯像个小狗狗,在我身边转来準去,我就偷偷地欣赏她。「叫什幺名来?」她捏起一个,问我。

「杂色蛤,也叫菲律宾蛤。」我说,刚才那一点点失落感早就消失了,就像初恋的那阵子,心爱的人一句平常的话就会让人心情立刻好起来。

「好了,出去吧,我要吵菜了,别呛着,等着吃就行了。」我用手背贴着她裸露的肩头,推她走。这是我第二次接触她,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嘻嘻。。。」

看上去没有太大问题!心里想。再说她能来就说明她对去年的事不在乎,至少她不恨我吧。

约过二十来分钟,五六个菜就做好了。

吃了晚饭,老婆说累,不想动,我对雯雯说,去海滨广场吧,可漂亮了,去年十一就建好了。

雯雯也忧郁,看看她阿姨,好像要徵求她阿姨的意见,好在老婆勉强同意,因为也不远,就走十来分钟。

只是雯雯的表现又让我有点儿失望,她是大了,这点小事儿也要徵求她阿姨的意见,那还能做什幺?本来老婆说她累,我想不去就不去吧,我和雯雯去,那多好啊!

到了广场,雯雯一个劲儿地讚歎,「好大啊!」

我听着,心暗暗被触动了一下,去年她不也这样讚歎过我的生殖器吗!

我们在广场上玩儿了两个小时,往返的时候,雯雯捂着小肚子,说肚子疼。我还以为晚上的海鲜吃的不合适,关心地问她怎幺个疼法。

雯雯笑笑:「没事的,明天就可以下海了。」

我恍然大悟:是这样!怪不得她不下海,怪不得她不吃冰棍儿,原来小美人来例假了。

我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她不是故意躲避我的;忧的是她住几天啊?若是星期天下午走,即使她例假已结束,怕什幺也做不成,何况还有老婆在一边看着。

上了床,老婆还是说她累。我想正好,我还怕她要我呢,我可不想把我积攒半个月的宝贝东西射到那个老屄里。这一年来对老婆兴趣不大,尤其是自从尝到雯雯那小屄的滋味以后。老婆本来就比我大两岁,甚至比我三姐还大两个月呢,身体也发胖,更不用说那儿了。在我们那地方有个说法,叫做骑驴骑胖驴,肏屄肏瘦屄,不是没有道理的,肏她还不如肏我三姐,至少心理刺激强。。。

我躺她在一边,无法入眠,平时睡不着就去玩儿电脑,现在不行,也不能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那样叫老婆看出我的心思来。

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去年那一幕幕,在海里,在山上,在茅房里,在花园,在床上。。。。。

我知道,勾引到这样一个小姑娘不容易!不是什幺样的少女都爱上钩。就说前几年吧,我一心想培养豔豔(三姐抱养的女儿),不管每次三姐带她来,还是我回老家,我都给她买一些她从未见过,从未吃过的好东西。可是,我发现她越大越不可爱,到了十岁,她连让我抱抱都不让,和我生疏了。也不怪她。我们差不多一年才见一次面,儘管我很用心,可还是差把火,本想十二岁之前先猥亵猥亵她,长到十三四岁就可以肏了。沖着我和三姐的亲密关係,即使三姐不乐意也不能把我怎幺样。可是这幺多年,也只是在她睡觉的时候看看小屄,顶多对着她小屄手淫了几回,有一回还被三姐撞见了。三姐知道我从小就有那爱好,也没怎幺埋怨。前一年肏了雯雯后,胆子就大了,要是在把豔豔搞到手,这一辈子就算没白活了!三姐说等忙完了这阵子,就带豔豔来玩,这怕是最后的机会了,再过一两年就十四五了,更不好弄到手。

就不到两天的时间啊!!!怎幺办???

关键是看雯雯,如果她有兴趣,总能找到肏她的机会。如果她没兴趣,那就完了。别以为有过一回,第二回就容易了。这幺大的女孩儿才不一定呢!有时候完全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小时候也和七八岁的小姑娘做过肏屄游戏,头一回很容易,再和她来第二回她就不干,不知道是受到大人的嘱咐还是自己觉得那样不好。和三姐不也一样吗,做了一回以后,就害怕了,模模糊糊地知道那事不好,除非在特定的条件下得到刺激才会再尝试一下。

正想着,忽然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应该是雯雯,儿子在隔壁,没听见他门响。

听见她去了茅房,心抨怦直跳,可惜,隔着两道门听不见她撒尿的声音。

真想出去,哪怕只是抱抱也行,能摸摸就更好了。可我知道老婆睡觉警醒,我只要一离开,不到五分钟她保準也起来。

眼睁睁地听着雯雯又回屋了,心头好痒痒。

今晚怎幺没有个蚊子去叮她的小屁屁,然后她跑过来叫我看看,用我的唾液给她抹一抹,小时候妈妈就这样做的。

还是睡不着,越想心越慌。

十四岁的花季少女啊,多幺让人垂涎!

十四岁,茱丽叶开始和罗密欧偷情了;

十四岁,林黛玉在大观园里偷看西厢记;

十四岁,三姐在被窝里摸我的鸡鸡;

十四岁的雯雯,你的心是否也和叔叔一样跳得这样厉害!

一定得想办法找到肏她的机会。这次不成,怕以后就更难了,女孩大了,不大好办。

老婆大约六点起来,我听见她出去了,大概去买早饭了,我懒在床上,想多睡会儿,却又睡不着,一醒来就想到雯雯,雯雯也起来了,去了茅房,没听见她上锁。老婆这会肯定回不来,儿子还没起来。这是个机会,装不知道的,进去试探一下,看看她什幺反映。

我迅速下了床,出去,推开卫生间的门。。。

「雯雯起来了。」我假装往外退。

「好了。该你了,嘻嘻。。。」她伸手去拉卫生纸,只拉出一小段就没了。「没有了,叔叔。」

「好,我去拿。」我到卧室床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卷。

「我也遇到这样的情况,」回到卫生间,她还做着,「我就用水沖。」

「嘻嘻。。。怎幺沖啊。」她好奇地问。

「伸手够过洗澡的莲花喷头,放到屁股下,再掀起开关就行了。」我一边说,一边把纸放进盒里

「嘻嘻。。。那我也试试。」

可爱的雯雯,你一点也没变,可你让叔叔担心了一晚上啊。

我的心在剧烈地跳。

「好吧。」我拿给她喷头。

「从前边放还是从后边放?」

这话问的,像是在挑逗。小坏蛋!我一口把你吃了!。

「从后面。」

雯雯擡了擡屁股,把莲花喷头从屁股和坐便器的空隙里塞到屁股下。

「好了?」我掀起开关。

「哇——好舒服啊。」她仰脸望着我,「水还是热的啊。」

「当然了。」我说。

「这个办法挺好,嘻嘻。。。」

「好了吧?」我问。

「不好,挺好玩儿的。嘻嘻。。。」

好玩儿?我心想你阿姨回来看见我可就不好玩儿了。

「好了。」她从屁股下拿出喷头,「用什幺擦啊?」

我挂起喷头,「毛巾,呶,这些都是擦屁股的,这条,没人用。」

「来,我帮你擦。」我大着胆子说,雯雯竟然同意。

她掉转小屁股给我,因为位置很低,只能看见两片还有点尖的小屁股,大约擦了擦。「我摸摸还湿不湿了?」我心怀鬼胎地说。没想到这小东西识破我的诡计,我的手刚碰到她的小屁屁,雯雯就咯咯地笑着,提着裤衩就跑出去。

「给我关上门儿。」我喊了一声,雯雯回来,把门儿关上。

我坐上去,垫圈还热乎着。心里美得乐开了花,看来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就等机会了。

一歪头,看见便纸蒌里有一样东西,再一看,是条卫生巾,一定是雯雯的,我兴奋地拿出来,仔细地观察,上面的颜色几乎看不出来,心头一阵喜悦,一定是好了。我拿着卫生巾,就像小时侯偷到姐姐的内裤衩,凑到鼻子下闻,深深地吸了两口气,那气味令人心慌。记得小时候在老家猪圈后面的茅厕里,有时候能发现带血的红色的卫生纸,当时也不知道那上面的血是怎幺回事,但也猜个差不多,看那形状好像夹在屄里的。每次看见,我就用尿去沖,很兴奋,好像姐姐叫我肏了一回似的。

遗憾的是三姐那幺漂亮的屄却没用上这幺精緻的卫生巾,现在的女孩真幸福啊!

饭桌上,我感到胸口不堵得慌了。雯雯看来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从昨天一到家,她在我老婆面前表现的那幺恰当,一点儿也不会让人猜忌。我越发喜欢她了,甚至说句不要脸的话,有点爱上她了,难道不是吗?从她到达的那一刻起,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开始左右着我的心情。

「吃了饭上哪去玩儿啊?」雯雯说。

「这我不管,到家我就把你交给你叔叔,你问他。」老婆说。

这话我爱听,老婆什幺时候变的如此可爱了。其实我知道,老婆不希望带她来,她抱怨过好多次,平时工作很累,回来得不到休息。

「叔叔?」雯雯怯生生地说,「我。。。还想去海底世界。」

她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让我再掏120元,临走时她妈妈一定嘱咐她。

「好啊。」我说,心想你到月亮上去我也带你去。

「报着今天有雨啊。」老婆说,无非是想动摇一下雯雯的信心。

「没事啊,你把车钥匙给我吧。」

「谢谢叔叔。」雯雯高兴地脚后根儿颠了两下,然后,我发现她第一次用那让我感到心慌的眼神看我。微微一笑,太迷人了,忽然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徐静蕾!对,就是她!那一笑太像了!

「看上去下不下来,没事,下也不要紧。」我说。

带上两瓶水,还有几个麵包,带上我的小情人,出发了。

车子行驶起来,我打开班得瑞的《阳光海岸》,想让自己的心跳慢一点,可是听了一会儿,我就发觉没有用,我眼角的余光总是能扫到她那裸露的大腿,虽然不很圆润,但并不缺乏性感。

控制不住的不仅是心跳的速度,还有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在蠢蠢欲动。

当车子不得不慢下来时,我瞅了一下那部位,发现贴着右腿一侧的裤子已经鼓起那幺一段。

也没法去管它,就那样吧,说不定对雯雯是一种启发,如果她在意的话。

「给我拿瓶水。」车子又行使了一段,我觉得必须喝一点凉水,压压心头的欲火。

我放慢了速度,接过雯雯递给我的水,喝了一大口。趁机再瞅一眼,天哪,比刚才更加明显了。

这一切果然没逃过那小美人的眼睛。

「什幺?」她笑着,用一个指头轻轻地捅了捅那鼓起的裤子。我感到它有里地勃动了一下。

小坏蛋!别这样,要出人命的!

「怎幺跑到这来了?嘻嘻。。。」

我在心里美美地笑,也顾不了她,本来车技就不怎样,还顾得上别的,心想等到了再说。

暂时把话题差开,问她来住几天,她说她爸爸下星期二三要去北京出差,她要跟着去玩儿,我一听心里就有点着急,就剩下一天半的时间了,送到嘴边的美味能不吃吗?

总算到了,车子还没挺稳,雨就开始下了。

我们没有立刻下车,做了个深呼吸。

夏天的雨下的急,不一会儿车窗的玻璃上就开始哗哗地流,外面一个人也没有,这天谁还来海底世界啊。

我伸过手臂把她拦过来,激动地吻她的小脸,那小脸立刻是去了笑容,紧张着,鼻孔的气流随着我亲她小嘴的时候变的更加急促。。。

好温柔的嘴唇儿,在微微发颤。。。

当我的手摸到她胸脯上那两个小馒头时,她挣扎着挣脱出去,咯咯地笑:「叔叔真坏!」

小美人,你真可爱!真会把握分寸!幸亏你挣脱了,不然我好控制不住了!

这样一个还有点稚气的小姑娘太激情了她还无法接受。

于是我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我另一只手心里,这样捧着她的小手,轻轻地刷着,一边望着车窗外的雨。

住了一会儿,玻璃上的水流明显小了。

「雨小了,快走!」雯雯望着车窗外说。

她迅速地下了车,我可不能这样就下去啊,裤裆还被撑得高高的,我将手伸进去,把它强行折到下面,抽出手了,观察一番,没大问题,这才出去。

进去以后,才觉得今天来对了,因为早,也因为下雨,里面看不见一个游客也没有,只有门口的几个工作人员。

我拥着小美人,沿着指示的路线一边走,一边看。

轻轻地扶着她的肩,手在她的上臂上刷着,细腻的肌肤凉丝丝的很舒服。

心里想着,这小东西,有那幺一点点色,但不淫。在车上那会儿,把你逗得恨不能立刻给她捅进去,现在她又没事似的,淑女一般,文静得很。。。

拐了几个弯儿,终于遇到两个游客,是一对情侣,看来我们并不寂寞。

雯雯说这个没看过,那个没看过。我说你看过,你忘了。

「就是没看过吗?」

「再说没看过。」我拍了一下她的小屁屁。

「就是没看过吗?」

我又来一下。她装做没事似的,走了几步,站下看鲨鱼,我就不紧不松地在后面贴着她的小屁屁,故意用我那个部位骚扰她。看完鲨鱼,正準备转身挪步的时候,突然,我的裆部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还没反映过来,雯雯就咯咯笑着向前跑了几步。可我感到我立不住了,她的小手虽然不重,但正击中要害,疼的我汗都出来了。

她见我长时间站在那里不走,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幺,她哪知道哪个部位打不得,又凑到我跟前,见我痛苦状,脸色也变了。我强忍着,移动了脚步,慢慢地,疼痛就消除了。她见我又有了笑脸,就怯生生地问刚才怎幺了。

我只能实话告诉她那儿不能打的,她听了,吐了吐舌头,脸红红的。

然后她就像在老师面前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乖乖地依偎着我,好像在哄我高兴似的。

我心不在焉地看,大约看过了一个钟头,才看见几个游客在我们后面,估计外面的雨停了。

我想赶快去热带雨林。那里完全是人造景观,却依然气势磅礡,各种怪石大树,层层叠叠,曲径通幽,流水潺潺。

主要的是,隐蔽的地方很多,做什幺都行,现在人少。住一会儿人多了

雯雯的步伐随着我在加快,终于看完了海洋生物,再转个弯就到热带雨林了。

正好路过卫生间,我想了想,还是去一趟好。

不是为了小便,我已经想好了到了热带雨林对她做什幺了,所以我简单地小解了一下,确定没人,又到门口探头看看,确实不会有人来,开开水,迅速掏出生殖器,颠起脚,向前倾着身子,简单地洗了洗,迅速地藏起来。

我不想给留下男性生殖器骯髒的印象,何况我昨晚还手淫了一会儿,早上也没洗澡,那幺纯洁女孩儿,别弄髒了她。

来到热带雨林,那最先看见的一对情侣早在那儿了。

弯弯曲曲,爬上爬下,身体的接触就多了,心慌一阵儿,乱一阵儿。

这个时候,雯雯已经完全充当了我的小情人的角色,搂着抱着都行,同时,也把我的欲火烧得越来越旺了。。。

到了一个僻静处,已看不见那对情侣了。坐下来,心慌的要命,盘算着怎样和她做那事,忽然,她到关心起我来了:

「还疼吗,叔叔。」脸红红的,怯生生地问。

「早不疼了。就疼一阵儿」把她搂过来,紧紧贴着我的身体,亲她,把舌尖探到她小嘴里。她羞涩地和我接舌。

「要是再给我亲亲就更不疼了。」

我色色地说,看着她的小脸上,想笑又笑不出的表情。

「找藉口!」小手在我身上掐了一下。

好可爱啊!再搂过来亲亲,红红的嘴唇,那幺温柔,怎幺亲也亲不够。。。

确定一下没人,我轻轻地压着她的肩头。

小姑娘一边往下蹲,一边仰着难为情的小脸看着我。

她跪在地上,看着我拉开裤链,掏出来。

她再一次仰起脸来,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最大限度地捋着包皮,一来是猥亵她,二来向她证明:一点儿也不髒。

一只手扶着她的头,眼睛望了一下唯一可以看到这里的那方向。挺了挺腰臀,送到她嘴里。

慌乱的心立刻感到舒坦了许多。然后我空出那只拿着阴茎的手,拿起她的小手,示意让她自己拿着阴茎。

她的小手听话的握着,这个时候她又变得像个小色女似的,吐出来,学着我刚才的那样,将包皮推到根儿,笑咪咪的摇晃两下,看上去非常喜欢。

太长我的自尊了!再送进她小嘴里,抽动。。。

突然听见有人说话,我赶紧收回,看了看,也没发现人,抱过她,一半是感激一般是喜欢,吻她。

每来到一处没人看见的地方,我就和她亲热,有时叫她做我腿上,有时我靠着山石让她依靠在我身上,她乖乖地让我在她身上摸,摸到她的乳房,实实在在的,好像里面还有硬硬核心,乳头感觉不是那幺明显。光滑的小肚肚,细嫩的大腿引导着更令人嚮往的去处。。。

体内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小腹以下感到发热发涨。迫切地需要一次性交来释放。。。

又到了一处人造的大蓉树下,我依着树干,让雯雯背靠着我,我的手急不可待地沿着她的小腹滑进她的裤衩里。。。

立刻,她表现的比任何时候都紧张,急促地喘气。

首先我要判断一下里面有没有卫生巾,因为那很重要。

确定没有,喜上心头。

阴甫上摸起来不那幺光滑,我用两个手指夹着捋了一下,果然是毛毛,这时,雯雯在我怀里开始不安起来,稍微挣扎,我侧过脸去吻她,让她安稳下来。

手继续深入,裤衩很紧,手背弓不起来,只好贴着那软软的大阴唇,一个指头深入到那撩人的缝里。。。

显然是碰到少女最敏感的地方,她又开始挣扎,我紧紧地抱住她,偷偷地在下麵按压她最敏感的肉突,她就侧着头半真半假地咬我的胳臂。

好!使劲儿咬!小美人,咬疼了才舒服呢!

感觉到那缝中间的内容比去年丰富了许多,显然小阴唇已经像花瓣了,细腻的滑滑的,像粘满了花粉。。。

我感到下面好像要顶破裤子沖出来,想插入的冲动越来越迫切。。。

不行,一定要进去,哪怕肏一下也行,反正只要让我进去就行。

心慌死了!喘不上起来了!可是看看周围环境又不能做。

我抽去那只手,像是婴儿好不容易找到妈妈的乳头,将手指含到自己嘴里。。。

快,我心里想,赶紧找个地方肏她。

下去这地方,又转了两个弯,一看不远出指示着出口,不行,再折回来,一定要找个地方!遇到好几个游客,不管他们。拉着雯雯继续走,总算找到我们来的时候待过的一个隐蔽所,在那里,我摸过雯雯的小奶儿。

「雯雯。。。」我用颤抖的声音唤着她,可是在我心里感觉好像在叫「雯雯,小姑奶奶。」我几乎是在哀求,在那一刻,我这个四十岁的大男人,在这个美丽的少女面前显得是那幺卑微。

雯雯见我急不可待地要解她短裤的扣子,当然明白我要做什幺,但她显然没有我那幺着急,令人不解地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略有吃惊地看着我:「在这儿?」

那意思是说,在这儿也能做?是啊,这样一个初谙世事的少女,你能指望她像我这个老色鬼一样突然爆发出无比热烈的激情,迫不及待的扑到你怀里让你肏吗?

女孩的裤腰总是那幺複杂,费了半天劲才解开,当初忘了叫她穿裙子了,那多方便。

刚才在那山石旁,我是那样自尊,那样高傲地看着雯雯用小嘴含着我的阴茎。现在轮到我了自卑的时候了。

欲火中烧的我,屈膝在雯雯面前,急不可待地趴下她的里外裤衩。。。

上帝啊!你为什幺把少女製造的如此完美!让世上的男人在她面前失去自尊?

好可怜的几根毛毛,你多长几根儿也好,你一根不长也好,就那幺二三十根儿,还有的刚生出来,黄黄的,真羞死个人了!!

谁说少女的屄不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我几乎是扑上去,用我的舌尖去接触那刚好没被两片丰润的大阴唇所掩蔽的,红红的肉肉。。。

那少女特有气味令我心旌激蕩,颤抖的小舌肆意地舔舐着少女迷人阴甫。火热的嘴唇紧贴到那羞人的缝里,忘情地吸吮出她甘美的淫水。。。。。

燃烧的欲火让我不能在外面浪费时间,必须立刻肏进去!

啊!伟大的造物主啊!再让享受一次少女的肉体吧!

我抱起雯雯,让她一只脚蹬着旁边的一块石头,另一条腿在我手上。

体位再合适不过了!先凑上去亲亲她,同时下面对上去。

紧锁着的阴门在一阵儿不大不小的痉挛后就再也无法拒绝龟头的热情

在那入门的瞬间,小姑娘的脸上表情複杂了片刻儿。

推进的过程相当顺利,入口处的环肌滑过径体,带来一阵无比强烈的快意。。。

「啊!我的小美人!」我在心里感歎她稚嫩却润滑的阴道带给我的巨大刺激。

完全进入后我的身心立刻感到无限宽慰。

我观察一下确定不会有人来,便开始热情地抽动。。。

每抽送一次,我的小美人就张张小嘴,发出轻微的呻吟

直到这时,雯雯,我的小情人才表现出她内心的渴望,她润泽的阴道证明她是多幺需要用实实在在的插入来消解少女体内的紧张,她微微张开的小嘴里呼出的气流证明那抽动给她带来多幺清晰的欢愉。

她十四岁的阴道已经完全具备了性交能力啊!仅仅是合理的抽动就让它泌出充分的爱液。。。

抽插了一会,停下来,替她调整一下身体的位置,再一次推到底。啊!滋味太美了!

刚才进入她之前,我的愿望就是只要进去就成,我现在多幺想多佔有一会儿,可来自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巨大刺激容不得我的贪婪,当感到再多来一下就坚持不住了的沖动的催促下,我在心里吶喊:啊!天哪!小美人!你让我再坚持一会儿,哪怕再多肏你三下,啊——两下也行!啊——,一下。。。雯雯,我的雯雯!啊——————————

。。。。。。

啊!上帝啊!啊!从来没经历如此痛快的高潮!

少女阴门的紧紧地锁住阴茎的根部,使得它射精时产生的勃动如此强烈,随之传来的快感可以用巨大来形容!我喉咙里无法压抑的哽咽让这个正在欢愉中的少女产生一点恐慌。

我两腿酥酥发软,差点儿支援不住。

在我射出的那时刻,雯雯浑身也在发颤。

立刻,感到海阔天空。。。

啊!舒心舒骨,让我在里面再待一会儿吧。。。。

精液充溢着少女的阴道,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都不允许我在这个美丽的少女体内多滞留哪怕片刻儿。

退出的时候,雯雯的小屄发出不太高雅的响声,我迅速掏出手帕,给她擦拭乾净,帮她穿好裤衩。

雯雯就扑到我怀里,我紧紧地抱住她,直到两人呼吸平稳下来。

什幺也不想看了,一步都不想走了,就想抱着我的小美人美美地睡一觉。。。。。。

从海底世界出来,外面地上已积攒了好多水,看来是下过大雨了。

进到车里,我靠着后背,闭上眼睛,那巨大的快感还深深印在脑海里,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再一次得到小美人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没想到真的实现了!

雯雯头靠过来,枕着我的肩膀,忽然她这样问:

「叔叔?。。。。刚才。。。你是不是射精了?」

原来那强烈的高潮不仅影响到我。雯雯这样问我一点也不觉得希奇,她大概看过书上写的,我相信射精这样的字眼和过程对一个少女来说是一种强烈的刺激。

我微笑着点点头。

「那。。。。会不会怀孕啊?」她红着脸,略显得恐慌。

我终于忍不住笑,本来觉得好困,想睡一觉,叫这小东西弄得又精神起来。

「不会的,小傻瓜,你不是刚来完例假吗?」

「真的?」

「当然真的了!叔叔还能骗你吗?」

我凑过去,亲亲她,消除她的无知的担心:「真的不会。」

车子重新发动起来,忽然觉得自己忘记了时间,拿出手机一看十一点多了。赶紧给老婆打个电话,说中午不回去吃了。

「叔叔带你去吃西餐吧?」半路上,我想起那个常去的西餐馆,那儿很安静。真的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和我的小情人多待一会儿。

「好啊。」

「吃过吗?」

「吃过肯德鸡,麦当劳,嘻嘻。。。。

行驶了一会儿,她突然说:「叔叔,你。。没擦乾净。」

「怎幺了?」我不明白为什幺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

「还有。」

我想,不是没擦乾净,是射的太深了,一走路可不流出来了。

我把车子打向路边,停下来,车上有一小包餐巾纸:「来,擦擦。」

她不好意思的笑笑,接过去,解开短裤,伸手进去擦。

「裤衩湿了吗?」

她咬着嘴唇点点头。

我又多给她几张:「颠上吧。」

心情又再一次被她提上来,她撑起内裤时我探头过去看。那小屄屄百看不厌。

整理好了以后,我突然想问问她的感受。

「舒不舒服啊?」这一问,本来就红的小脸就更红了。

「坏叔叔!」小拳头重重地打在我肩头上。这样说她好像觉得不过瘾,又探过身子,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你是个大坏蛋!」

小嘴哈出的热气弄得我耳朵怪痒痒的,我摸了一下,然后重新上路。

在雕刻时光(西餐倌)找了个情侣间,面对面坐下,我为雯雯点了一道最贵的法式牛排,我自己要了一份便宜点的,两份汤。水果沙拉和咖啡都是配套的。

「这幺贵啊?」雯雯不好意思的问。

「不算贵啊,这是最便宜的西餐倌了,58还行,贵的98的,100多的呢,你就吃行了,回去不要和你阿姨讲。」我哄着她,桌子底下我用腿把她的两条小腿夹住。

两份牛排先后端上来,待铁板上的热烈的气氛过去后,我替她切下一小块,送到她嘴里。

「好吃!太好吃了!」

「真好吃啊?来——」我又叉起一小块喂她,她可爱的象小鸟一样张开小嘴。

「真好吃!」

我心里美孜孜的,只要她高兴就好,我的心理负担就减轻,说实话,对雯雯一半是情人一半是女儿,我不想把她变成一个小娼妇。如果真的有一天她变坏了那是我的罪过。老实讲,我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淫棍!头一次和她做过以后我不是没有负担,也不是没有自责过,这决不是虚伪。

她不时的把我给她切好肉叉起来送进自己嘴里,间或我也喂她一块。她的话也多了,说起她爸爸,他们厂里,她学校里的事,说着自己笑起来。

一边吃一边欣赏对面的小美人,想到她带给我的巨大的欢愉,心中边充满无比的感激。

「来,喝口汤,尝尝哪个好喝?」我从自己那份汤里盛起一勺喂她。

「嗯——这个好。」

「那换过来。」

「不用,叔叔你喝,我快饱了。」

「那剩下那一半谁吃啊」她盘子里的牛排还有一小半。

「你吃,来——」雯雯插起一块送到我嘴里。

「谢谢。」我发自内心地说。「不着急,慢慢吃。」

她的小腿被我夹的时间久了,她想活动一下,我放开她。

又喂了她几块,见她实在吃不下去,我就连她的那一半也消灭掉。

等服务员上完咖啡,我知道不会在有人来打扰,就叫雯雯坐过来,她很乖地将头贴在我胸前。我俯下头去吻她的头髮,然后用小叉子叉起水果沙拉喂她。

我想知道她的真实感受,她对性爱的态度。

「告诉叔叔,在热带雨林。。。好不好?」在那样亲昵的气氛下,我这样问,她是能够理解其中的意思的。

她没有回答,突然紧紧地搂住我的腰,脸贴得更紧了。

我的手在她小屁股上划着圈圈,下面已开始苏醒,并迅速地涨大。

「叔叔是个好叔叔还是坏叔叔?」我俯下头轻轻地问。

她把脸转上来:「也是好叔叔也是坏叔叔!」

「那,什幺时候是好叔叔,什幺时候是坏叔叔?」

「吃西餐是好叔叔。」

「那社幺时候有成坏叔叔了?」

她想了片刻儿,然后擡起身,小嘴凑到我耳边,我怎幺也想不到她这样说:

「肏我的时候是坏叔叔。「

怎幺能想像从一个小姑娘嘴里说出哪个髒字来。我全身的血液顿时奔涌起来。下一句是我故意挑逗她的:

「那你喜欢好叔叔还是喜欢坏叔叔?「

「都喜欢。」

我的小可爱!我的小美人!真想立刻就。。。。。

到哪去?开个房间?那和嫖娼有什幺区别!不行。车上?有没有隐蔽的地方,这是在市里。

下麵虽然涨起来,但感觉没有那幺急,像我这个岁数的男人,一天来两次偶尔也不是不可能,但追求高品质的性爱更重要。再说了像雯雯这个年龄的小姑娘老缠着她,没完没了地肏也许会让她反感。

想来想去还是回家吧。

一到家,老婆就抱怨起来,说你一出去就是大半天,想用车也没法用,说什幺张总马总的还要叫她帮着看看楼盘。

「怎幺跑这来买楼?」

「谁不想来买,北京的还来买呢,雯雯她爸爸还想买呢,他们那儿空气汙染太重,想退休后来沿海住。」

「那你就去看吧。」

「现在怎幺去啊?明天吧。」

沖了个澡,想躺下休息会,没想到一觉睡到吃晚饭。

晚饭后雯雯要去夜市,叫老婆领她去吧,一天到晚和她在一起也让老婆生疑。

老婆不知道怎幺突然大方起来,回来时我看见她给雯雯买了一套裙子。雯雯当即去自己屋,不一会穿上刚买的裙子出来给我和老婆看,老婆眼力是不错的,我说好看,老婆和雯雯都高兴着。然后拿起电话往家里打,告诉她妈妈明天下午回去。

其实我真想留她多住几天,但即使她爸爸下週二不带她去北京,当妈妈的也不放心,要是我儿子换成个女儿那就另当别论了。

雯雯确实很懂事,从下午回来开始,她和我不即不离,也没提吃西餐的事,只说海底世界的生物多幺好看,但我注意到她没提起热带雨林。

上床以后老婆想要,大概是休息过来了,我没理她,因为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我没兴趣,她也没怎幺埋怨。

不由地想起雯雯那小屄的滋味,当时就是太急了,火烧火燎的那感觉,不然再多肏一会儿多好啊!记得以前和老婆也是这样,无论我出差还是她出差回来头一次都是急不可待,只要赶紧进入就行,进入了体内那紧张感瞬间就缓解了,急匆匆地插弄三五分钟(有时还不到)射出来就好了,身子顿感轻鬆,也不是不想多肏一会儿,只是控制不住。第二次再过足瘾,想怎幺肏就怎幺肏,连续肏二十分钟半小时的没问题。如果中间再缓解它片刻儿,四五十分钟的时候也有,一般第二天早上再来一次补充,然后至少十天八天不再想。那时老婆是多幺幸福,多少回把她肏得髒话连篇:「肏死我吧」,「肏我一晚上吧!」完了以后身子瘫软在床上。过了三十七八,接近四十岁,女人下面就不行了,尤其老婆又胖,屄鬆鬆垮垮的,毫无快感可言。所以每次都厉行公事,草草了事拉倒。。。

所以,男人一过四十就很危险,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嫩屄的渴望也就越发急切,对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的小屄真是求之若渴(再小了不忍心,看看罢了),但是机会并不多,加上法律的禁止,多少人想尝试却不敢越雷池。我的小情人雯雯,可真是象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说的「上帝赐与我的最后的礼物」啊!至于最后不最后,还要看缘分了!

星期天早上起来,雯雯在客厅里伸了个懒腰,看见我出来,说:

「叔叔,我要走了。」

「不是说下午吗?」我心头一怔。

「是啊,下午啊。」

「我以为你们吃了早饭就走呢。」

「嘻嘻。。。。。」

我来到卫生间,想到雯雯刚才那句话,觉得她好像有点不捨得走似的。下午走干吗一大清早就这样说?是暗示我?还是埋怨我昨天晚上没过去肏她?少女的心思真是没法猜。


久久亚洲国产中文字幕
<progress id="M50D0"><cite id="zaOn2"><ruby id="y3T73"></ruby></cite></progress>
久久亚洲国产中文字幕
<a></a><menuitem id="A6C26"><dl id="iQ1K0"></dl></menuitem>
<a>&#22312;&#32447;&#65;&#8548;&#20122;&#27954;&#20013;&#25991;&#23383;&#24149;</a><var id="9Nx5h"><video id="9PgA8"></video></var>
<cite id="Cj11k"></cite>
<cite id="2KgZ0"><a></a><strike id="1VNyI"><a></a><menuitem id="er2Lc"><a></a></menuitem></strike></cite>
亚洲AV片不卡无码<var id="aR8A9"></var>
<cite id="dhyw1"><video id="D09YC"></video></cite><var id="Xczdk"></var>
<a></a><var id="52C96"><video id="l1uld"></video></var><cite id="xz65h"></cite><var id="x8m4S"><video id="66V2M"><thead id="830H0"></thead></video></var>
<var id="J63Kh"><video id="PMp3J"></video></var>
<a></a>
<cite id="4AT7O"><a></a></cite>
<var id="Jqjz0"><strike id="b5MJq"></strike></var><var id="r7E1h"><video id="rp525"></video></var>
<a></a>